产品展示

PRODUCT

关于电影杂志的记忆碎片

作者:http://www.cdhuideli发布时间:2019-06-11 23:37

    

   看朋友圈里的各种哀悼,我还以为《看电影》这本杂志停刊了呢,仔细一看,原来是子刊物《午夜场》停刊了。我已经好久没看过《看电影》这本杂志了,《午夜场》似乎更是没看过几本,所以并没有感到特别哀伤。但这个新闻却勾起了我对电影杂志的诸多回忆,这才发现,我是看着电影杂志长大的。

  我接触到的第一本电影杂志,是《大众电影》,这估计也是新中国最古老的一本电影杂志了吧?著名的百花奖,就是《大众电影》主办,由读者投票评选出来的。

  而且《大众电影》在中国电影发展史上还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应该是改革开放之初,《大众电影》在杂志封底上刊登了一张照片,这是一张美国电影《水晶鞋与玫瑰花》的剧照,当然这不严重,严重的是这是一种男女主角接吻的照片。照片一出,就捅了篓子了,有读者写信谴责这是资产阶级黄色照片,是要把我们纯洁的读者带到歪路上去。这位读者要代表全国9亿人民声讨杂志社。

  在那个刚刚解冻的年代,很多新鲜事物都遭遇了这样的质疑,比如张瑜和郭凯敏主演的《庐山恋》,比如李谷一的气声唱法。然而民众的头脑真的解冻了,后续的观众来信一边倒地支持杂志社,而李谷一也在1983年的春节晚会上通过观众点播的方式空前绝后地演唱了7首歌,而那首《乡恋》也解禁了。

  小时候,我在爸爸单位的阅览室里经常能看到这本杂志,至今我还记得杂志里刊登的一个讽刺上世纪80年代商业电影的顺口溜:当今电影市场,镜头必须向洋,外国进口零件,全由中国组装,火车桥头打架,汽车翻身跳墙……武打噼啪澡堂,美人芙蓉出水,猛汉闯进闺房……

  那个年代还有一本杂志,叫做《世界电影》,记得小时候家里有几本,然而这本杂志,我无论如何是看不进去了。

  这不是那种大众向往的电影杂志,而是那种专业期刊,里面刊登的也是那种类似论文一样的影评,张口闭口都是大师,都是镜头语言,都是美学,对于一个不到10岁的小孩子,这杂志只有催眠的效果。但如果想要比较深入地研究电影,这是很好的入门杂志。回想起来,有一期杂志上还刊登着伍迪·艾伦电影《汉娜姐妹》的剧本,果然够有格调。

  最早比较有现代杂志样子的电影杂志是《环球银幕》,当年好像叫《环球银幕画刊》,因为是新创办的杂志,所以对电影史还是从头说起。通过这本杂志,了解了不少国内外电影的历史,我这个影迷算是修炼得资深了那么一点点。印象最深刻的一期介绍的不是电影,而是电视剧,而且是很偏门的墨西哥电视剧。

  90后们可能不太知道,有那么一段时间,墨西哥电视剧霸屏了。比较火爆的几部比如说《卞卡》(女主角超美),这部剧长达200集;还有《坎坷》,这部剧的主演我至今还记得她的名字:维罗妮卡·加斯德罗,当年她作为中墨友谊的使者还访问过中国。这也是一部超过百集的长篇电视剧。还有那么几部不算出名,比如《诽谤》,比如《石人圈》,比如《愤怒的罗莎》。那期杂志就是在墨西哥电视剧热播的时候推出的,算是弥补了背景知识。

  《环球银幕画刊》的另一个特色栏目是罗燕女士的美国连线,这算是我看到的第一个专栏,后来,这样的专栏渐渐成为了几乎所有杂志的标配。

  接下来就要说到大名鼎鼎的《看电影》了。看到这本杂志的时候我刚上大学,说实话我挺讨厌这本杂志,因为我几次给它投稿都被拒绝,那儿的编辑就这样扼杀了一个年轻人的影评梦。

  和早期的那几本杂志相比,《看电影》杂志就已经非常具有时尚范儿了。它的专栏作者也是人才鼎盛,来自美国的周黎明,来自香港的罗展凤,来自内地的顾小白,现在全是业界前辈,顾小白更是以编剧的身份推出了一系列网剧,比如说《白夜追凶》。

  提到《看电影》杂志,就不能不提到一位牛人,他是我心目中的中国第一影评人。这位老师就是《看电影》杂志的创办者范浩然,我更喜欢叫他的笔名尚可。在他做杂志主编的时候,每一期的卷首语都是他亲自撰写的,那文字太迷人,以至于成了我购买杂志的主要动力之一。

  这种情况还发生在著名媒体人、作家李海鹏身上,因为喜欢李海鹏的文字,所以我买杂志跟着李海鹏走。他在《智族》开专栏的时候我就买《智族》,他去《人物》做主编的时候我就买《人物》,他去《时尚先生》做主编的时候我就买《时尚先生》,不为别的,就为看李海鹏的卷首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