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NEWS

“雅到顶、俗到家” 听民俗专家详解济南路名那些事

作者:http://www.cdhuideli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8:45

“雅到顶、俗到家” 听民俗专家详解济南路名那些事

  张继平向记者讲述济南地名的故事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 刘帅

  一条道路,有时候就能体现一座城市的气质和特色。

  济南的道路也是如此。经十路、大纬二路、芙蓉街、剪子巷……这些道路名字已经成为了济南的城市名片,广为人知。近期,济南市公布了一批拟命名道路名称及调整起止点道路名称,广泛征集民众意见。引人关注的是,《诗经》《离骚》中的名词名句,这次也被用于为道路命名。

  那么济南的这些道路名字有什么讲究?路名中承载着什么样的城市历史文化记忆?带着这些疑问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采访了著名民俗专家张继平先生,他来讲讲关于济南路名的那些事。

  记住乡愁 这次路名突出了指位功能

  “这次道路命名,保留了一些老村庄老地名,值得点赞。”在位于百花洲的泉水人家民俗馆,记者见到了张继平先生,对这次的济南道路命名民意征集,他给予了充分的肯定。

  “过去人们出行主要靠步行,活动半径比较小,但是随着城市的发展、科技的进步,我们能去的地方越来越多、越来越远,地名的位性就显得愈加重要了。”张继平认为,本次拟命名道路名称,对指向性、指位性和济南历史传承都有兼顾。

  像位于历下区姚家街道,大辛河东侧的一条道路,因为紧邻大辛河且与其走向一致,命名“辛河路”,突出了道路名称的指位功能。同时,《诗经》中的名词名句,也被用于为道路命名,赋予道路以文化内涵。“像文恒路,因为这条路位于文化东路以北,故取‘文’字开头,‘恒’字则取自《诗经·小雅·天保》中的‘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’。”

  张继平认为,地名承载着城市的记忆,随着城市的发展,一些原有的村庄消失,但是地名却可以帮我们记住它们。像位于槐荫区张庄路街道、清源路南侧的道路,拟命名为小饮马巷,因为该道路邻原小饮马村村址,随着城市发展,村庄已拆迁,用所在地村名命名,能够传承记忆,记住乡愁。“就算这里以后的变化天翻地覆,只要循着路名,就能找到曾经的村庄。”

  浓缩历史 每条老街巷都有故事

  “济南的路名里有故事,一条条老街巷就能讲好咱济南的故事。”提起济南的地名文化,张继平如数家珍。

“雅到顶、俗到家” 听民俗专家详解济南路名那些事

  民俗馆里展览的老门牌号

  经几路纬几路是济南最常见的路名,以“经纬”命名道路,而且和地理意义的经纬完全相反,究竟是为什么呢?“这样的命名方式,恰恰体现出了济南人的智慧。”张继平说。《周礼·考工记·匠人》有记载:“匠人营国,方九里,旁三门,国中九经九纬,经涂九轨。”这是西周开国之初制定的王城规制,以经纬代指东西南北道路是几千年前古人的智慧。

  1904年开埠之初,济南的手工业中以纺织业最为发达,而纺织业的织布机上,以长短论经纬,长线为经短线为纬。当时济南商埠区境界东西长为五公里,南北则不到三公里,于是东西路被命名为经路,南北路则被命名为纬路。这种命名方式为商埠向南、向西发展预留了依次排列的道路名称。同时,经路设计时也考虑了当时津浦、胶济两铁路的走向,便于商货的集散。可以说,道路经纬命名见证了济南的开埠史。

  “地名本身就是一种文化,是城市历史的浓缩。”像县学街、贡院墙根街等地名,可以窥见明清以来济南教育和文化发展的印记。府、州、县学是明清时期地方官学的主要形式,府设府学,州设州学,县设县学。县学街是因紧靠历城县学而得名,贡院墙根街则因地处明代山东贡院的东墙外而得名。在这些老街巷里行走,犹如在触摸济南悠久的历史,阅读济南这部活的通史。

  多样包容 能“雅到极致”也能“俗到家”

  “济南文化极具包容性,能容纳‘雅’‘俗’共存。”张继平说,如果说县学街、贡院墙根街这些地名承载了济南文化发展的历史,极其风雅,那么济南有些道路名称也足以见证底层人民的生活生产。

  珍珠泉大院自元代起就是“济南王”张荣府第,明中期始为德王府,清代为山东巡抚衙门,民国时期先后为山东督军公署、山东省政府所在地。这座大院东西院墙外侧的街道分别叫东更道和西更道,显然因当年更夫在此巡夜打更而得名。

  “像后宰门街,就是‘俗到家’的代表了。”张继平说,明朝德王朱见潾就藩济南时,王府北面后门是厨房所在,厨子们经常会在后门处杀猪宰羊,时间一长,王府北门所在的街就被称为“后宰门街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