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NEWS

齐长城下的风俗年

作者:http://www.cdhuideli发布时间:2019-06-15 08:11

    我的老家在美丽的雪野湖畔,齐长城脚下,民风淳朴,年味很浓郁,这些年虽然也有了一些新变化,但还是更多地保留了自古遗存的过年风俗
  贴对联是过年的开始。小时候,家家户户都很穷,草房坯墙土炕,木门框熏得黑漆漆的,以前过年贴的对联纸已经完全变白,大人们让我们拿笤箒扫、用铲子刮,旧纸片和油烟一起散落在地上,刚刚用扫箒扫得干干净净的地面,清晰地落上了老旧的记忆。
  那时,物资不丰富,对联是手写的,糨糊是自家熬的。说起写对联,那是有文化的人才能干的事,我们村只有民办教师孙老师会写。一进腊月就得买好纸排队,催好几次才能拿到成品。我的父亲文化程度不高,但想让孩子成才,便从写对联开始培养。我第一次写对联时,才上小学三年级,连毛笔都没有摸过,居然歪歪扭扭地完成了一副对联。贴上后邻居竟然没有笑话我,还鼓励我说贴对联就图个新鲜喜庆,敢写就不错了。父亲为了鼓励我,和我说:咱爷俩一起练。我以为父亲只是说说而已,他是家里的顶梁柱,哪有时间练字啊。没想到父亲说到做到,买来了柳公权的字帖,每天下地干活之前,写上几个字,干活回来,也要练上几笔。到第二年写对联时,父亲就已经写得有模有样了。不出三年,我家里也排起了长队。父亲刻苦练字的过程深深地影响了我,懵懵懂懂中便在我心里埋下了读书的种子。
  农村对联的内容很多,除了正房和厨房上的对联,还有一些小帖子,如贴石磨上的“白虎”,猪圈上贴“六畜兴旺”,大门贴“出门见喜”、“迎门见喜”,炕头上贴“人口平安”……房子虽然破旧,但贴上新对联就有了新鲜感,有了年味。
  贴上对联,年就算正式开始了。中国人推崇“慎终追远”,每逢大节日大事情,都忘不了逝去的先辈们。我们老家过年、正月十五、清明、七月十五、十月一、孩子结婚等都要请家堂或者上坟,而过年请家堂是最隆重的,年三十请到家里来,正月初二才送走。
  请家堂最重要的是写牌位子,用黄纸折成牌位的形状,然后依据祖谱上写先辈的名讳。父亲总是一个一个说,这是什么什么“爷爷”,有什么美名。一代一代介绍下来,潜移默化地对我们进行了家庭美德教育。
  把先辈们请到桌子上,过年这几天,要摆上贡品,有好吃的先让先辈们尝尝。我们小孩子也对与祖先共住的这几天感到神秘而又敬畏,对敬老、传承等有了朦胧的感知。现在我儿子也长大了,想教给他这些,儿子直接不到桌子跟前,对老一代的“封建”嗤之以鼻。以后还是要多带孩子回家过年,让他慢慢地理解这些民俗文化。
  据我了解,烤火这一年俗只在我们方圆10公里左右的地方流行。
  一般晚上七点左右,年夜饭吃好了,全家人来到大门口,邻居之间也要约一下。人到齐后,竖起一捆谷子秸秆,要笔直地放。然后从秸秆的上面点燃,熊熊的火苗烧起来后,一会秸秆向哪个方向倒,说明来年哪个方向的庄稼就会丰收。熊熊的火光下,大人小孩的脸烤得红红的,大家都要烤烤手、腿脚和全身,还要念着“烤烤腚、烤烤腚,三年不生病”。邻居有个长年不出门的百岁老人,烤火时也会由家人扶着出来,我一年就见她这一次。村里的人此时来来往往,笑容满面,互相问候。辛弃疾的“东风夜放花千树”,“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与此景最为相合。
  烤完火,就开始放鞭炮。等到火焰全部熄灭,大人们就用灰烬把大门围起来,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进不来了。
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