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NEWS

华夏农耕之始,沁河文明探源

作者:http://www.cdhuideli发布时间:2019-05-16 08:16

识得禾穗,教民耕种
  炎帝神农氏发明农业,首先种植的农作物是粟。对此,史书多有记载。《帝王世纪》云:“神农始教天下种谷。”粟即谷子。《淮南子》曰:“神农之时,甘雨时降,五谷蕃殖,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,月省时考,岁终献功,以时尚谷。”从古文献的这些记载可以看出,发明和传播粟的栽培技术,是炎帝神农氏农耕文明的特征。
  关于炎帝种植粟的说法有很多,通行的有三种。
  一种说法是炎帝尝百草寻百药时发现了粟,经过培植使之增产丰收成为粮食作物。西汉刘安云:“古者民茹草饮水,采树木之实,食廠蚍之肉,时多疾病之疾害,于是始教民播五谷,相土地之宜燥、湿,肥硗高下,尝百草之滋味……”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上古时期,先民还没有粮食充饥,人们饿了就食野果、吃兽肉,渴了就饮山泉,经常受到疾病的伤害。炎帝为此尝百草,想帮人们“治百病”。在尝百草的时候,他摸清了百草的特性,从而为培养可食的植物做出了准备。后来炎帝逐渐发现了五谷,并探索出播种五谷所适宜的环境及条件。
  第二种说法是“天雨粟”。《逸周书》曰:“神农时,天雨粟,神农遂耕而种之。”意思是说粟像雨一样从天上落下来,是上天所赐给人类的食物。于是神农氏炎帝修整土地,将“神物”撒下,经过浇水、施肥、悉心培育,结果天然粟种生根成长,可食,可用。
  第三种说法是“丹鸟送嘉禾”。东晋王嘉《拾遗记》中说:“时有丹鸟衔九穗禾,有坠地者,帝乃拾数之,以植于田。食者老而不死。”还有一种类似的说法是:炎帝沿黄河迁徙至太行、太岳山附近,看到鸟儿争相啄食干枯的植物种子,因此受到启示,把种子种植于山野,经过反复观察,逐渐认识到种子在一定时间内可以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,长出更多相同的果实。
  这里我们采信第三种说法。上文提到炎帝为姜氏,而在文献记载中,与姜姓关系最为密切的一座山就是太岳山。《左传》说:“姜,太岳之后也。”《禹贡》记载:“壶口雷首,至于太岳。”伪孔传曰:“太岳,上党西。”在甲骨文中“岳”字写作: 。关于这个字,古文字学界有多种不同的观点,以于省吾、陈梦家、朱芳圃等为代表的古汉字研究学者,把上半部分释为“羊”或“芈”(意为羊鸣),结合上党地区太岳山一带姜姓后裔的拜羊习俗,可以推测古象形文字中“岳”的造字是一种图腾崇拜心理的体现。原始姜姓氏族将自己的图腾雕饰于高处,或部落所在的山巅上,正如甲骨文所示之意,因此在他们活动所及范围内,遗留下许多与羊图腾有关的遗迹,而“羊头山”就是典型例证。《汉书·地理志》记载,上党郡谷远县有羊头山,是沁水的发源地。汉代的谷远,就是今天的沁源。地以“谷”名,也暗示出了它与神农的瓜葛。这一带也是炎帝氏族活动的范围。而此羊头山,《山海经》中作“谒戾山”,《山海经·北山经》说:“谒戾之山……沁水出焉,南流注于河。”《水经·沁水》曰:“沁水出上党涅县谒戾山。”《元和郡县志》卷十七,沁州绵上县篇记载:“羊头山一名谒戾山,在县东北五十里,沁水所出。”
  太岳山与太行山环绕形成的上党盆地地面覆盖有很厚的一层黄土,这些黄土结构均匀、疏松,具有垂直纹理,有利于毛细现象形成,可以把下层的肥力和水分带到表面。而其间广布山峦丘陵,河流交错,这一切具备了农业产生的所有条件。到处可见的狗尾草又使作物的培植成为可能,传说中“丹鸟衔嘉禾”中的嘉禾或许就是这种叫做“粟”的野生禾本科的狗尾巴草。
  粟是一种耐旱的作物,生长期短,对灌溉没有严格要求,成为中国北方农业文化中最早栽培的农作物。1972年秋,古谒戾山的山麓地区武乡县石门乡出土了距今约8000年的石磨盘、石磨棒等谷物加工工具,证明在远古时期,这里已有耕种谷物的技术。至今在沁源、沁县一带,仍以谷物为特产,闻名全国的“沁州黄”小米种植地就在这里。由此看来,炎帝在太岳之间得嘉禾,教民耕种,是有据可考的。

羊头山下,黍定黄钟


  粟与黍都属于中国最早用来耕作的禾本类植物,粟也叫做“谷子”,去皮后叫就是我们今天常食用的“小米”,黍也称为“糜子”“黄小米”,煮熟后有黏性,可用来酿酒、做糕。谷物种植使人们的生活有了保障,基于对黍的感恩与尊崇,炎帝以羊头山的黍粒为标准制定黄钟,发明了度量衡与乐律。
  相传炎黄时期度量衡与乐律之典名为《调律历》(已佚)。在关于尧舜禹的传说中,律历之策已成为当政者的重务之一。目前,制定乐律和度量衡的依据,有籍可循的最早记载在《汉书》中,曰:“度者,分、寸、尺、丈、引也……本起黄钟之长。以子谷禾巨黍中者,一黍之广,度之九十分,黄钟之长。一分为一分,十分为寸,十寸为尺……”通俗地讲,就是计算黄钟长度的方法,以羊头山黍谷的中等颗粒为最小单位,横排一粒为一分,10粒为一寸,100粒为一尺(纵黍81粒为一尺),1000粒为一丈,10000粒为一引。把这个长度刻在木板或竹板上,就是度的基本工具。这即是产生“度”的基本方法。
  《汉书》也同样记载了乐律的制定:“五音之本,生于黄钟之律……以子谷柜黍中者,一黍之广,度之九十分,黄钟之长也,以上党羊头山黍度之为尺,以定黄钟。”是说用羊头山产的黍谷中等颗粒者,横排90粒,其长度为9寸。9寸长的竹管(孔径3分)吹出来的声音就是黄钟之音。相当于简谱“1”,黄钟的低音调相当于C调。按照古人所说的三分损益法,依黄钟9寸之长度,可计算出十二律的六律六吕各自的长度。
  可以想象,远古时代的炎帝部落在沁河之畔,羊头山下耕种收获,用羊头山黍粒定长短,或丈量土地,或建造房屋,或裁衣缝纫,用竹管吹奏精准的黄钟大吕之音,踏唱起舞。沁河滔滔,从古至今奔流不断,山清水秀,田园牧歌,文明的薪火随流水一路相传,绵绵不绝。

上党地区的谷物崇拜习俗